商道融绿
新闻与观点
【观点】郭沛源:ESG为何渐入主流
2019-11-12

北京时间10月29日上午,商道融绿宣布即将获得穆迪少数股权投资,交易预计在11月初可以完成。作为商道融绿董事长,我对这一交易感到由衷高兴。正如我在新闻稿所说,“商道融绿结合全球ESG标准和中国市场特点,专为中国开发了有效的ESG评估方法,并积累了大量数据。穆迪的投资将有助于商道融绿加快扩大数据覆盖面、采用度及分析能力,从而更好地服务中国市场参与者。我们对双方的新征途充满信心,并期待未来与穆迪的合作。”

穆迪在新闻稿中还提及了今年4月对Vigeo Eiris和7月对Four Twenty Seven的两宗收购。Vigeo Eiris是主要的全球ESG研究、数据和评估机构,Four Twenty Seven是气候数据和风险分析的领先机构。这些举措都可以看出穆迪对ESG的重视。穆迪总裁兼首席执行官Raymond McDaniel说:“穆迪承诺致力于实现可持续的未来。这一承诺体现于我们与促进可持续性和社会责任的杰出组织的战略伙伴关系,我们在自身运营中实施ESG原则的工作,以及我们在向市场参与者提供与ESG相关的思想领导、评估和数据方面不断增强的能力。”

纵观全球资本市场,拥抱ESG的,不仅穆迪。资本市场中各类主流参与者这一年两都在热议ESG这一新兴的投资理念。有数据为证。

根据全球可持续投资联盟(GSIA)统计,过去三年,发达国家资本市场融入ESG投资理念的资产规模达两位数的年均增长率。美国为38%,澳大利亚新西兰为46%,日本则高达307%。欧洲基数大,也录得11%的年均增长。总量来看,欧洲融入ESG投资理念的资产规模为12.3万亿欧元,占资管市场的48.8%;美国规模也逼近12万亿美元,占资管市场的25.7%。

发达国家资本市场可持续投资增长  来源:GSIA

 

另一个能说明ESG渐入主流的数据是负责任投资原则(PRI)的会员数量。PRI是2006年在联合国的支持下发起成立的,与ESG投资理念诞生的时间相仿。最近五年,PRI会员数量显著增长,超过2000多家,这些会员机构所管理的资产总额(AUM)高达80万亿美元。

 

PRI会员数量增长  来源:PRI

 

即便在新兴市场,ESG同样也在渐入主流。国际金融公司(IFC)发起的可持续银行网络(SBN)近日发布报告,评估SBN成员经济体关于可持续金融政策的出台情况。据统计,在38个成员经济体中,有22个经济体的金融监管部门制定了相关政策,这一数字在2017年是15,2012年是2。上升趋势显著。

 

新兴市场国家可持续金融政策增长  来源:SBN

 

为何主流资本市场开始青睐ESG呢?这是个很值得探讨的学术问题。用历史眼光来看,在ESG投资理念流行之前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与ESG十分相似的社会责任投资(SRI)和伦理投资(Ethical Investment)理念就已经在欧美日兴起且发展至一定规模。但那时,这还是个十分小众的市场,主流金融机构兴趣不大,鲜有涉足。为什么20多年后的今天,情况会发生变化?我认为主要有如下几个原因。

第一,商业与社会之间的逻辑关系发生了变化。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人们开始重视企业社会责任,虽也谈及商业与社会的关系,但更多强调的商业对社会的责任,企业为了规避社会风险而承担责任是主流思想。进入新世纪,迈克尔.波特、菲利普.科特勒等学者都提出了新的观点(即创造共享价值及市场营销3.0),认为商业价值与社会价值是可以互惠互利的,用时下流行的话说,合则两利斗则两败。2008年从华尔街发端的金融危机,让资本主义国家也开始怀疑股东至上的法则是不是也有缺陷,最近的进展是181名美国知名企业的CEO签署了《公司宗旨声明》,被解读为对股东至上法则的抛弃。在这场运动中,金融机构不可能置身事外。一方面,金融是最最以利益为导向的,所以金融机构首先就会被推到风口浪尖;另一方面,一些长期资本如养老金、保险资金和一些有“价值观”的资本如主权基金、慈善资产、大学捐赠资产就会更加考虑所投资公司在商业与社会之间的综合表现。ESG投资理念恰恰可以迎合这一需要。

第二,商业和金融操盘手及个人投资者正在发生代际变化。贝莱德(BlackRock)主席兼CEO Larry Fink今年给所投企业CEO的公开信就提到了这一点。他指出千禧一代(millennial)在找工作、买东西、做投资时会考虑企业的价值主张。更重要的是,这一代正在取代老一代(baby boomers)成为公司领导层,掌握24万亿美元的投资偏好。这一点,在我接触的很多年青人(20-30岁)中确实如此,他们中的一些对社会创新、ESG、影响力投资充满了热情。这个比例比老一代高出许多。造成这种差异的可能因素很多,或许是因为世界变得更糟糕了,或许是因为互联网时代资讯更发达了,也或许是因为大中小学开展的可持续发展教育开始产生效果。但不管怎样,结果就是ESG投资理念对年青一代有很大影响力。这种影响力也会影响年青一代的创业者,以致他们在选择投资者的时候,也会考虑投资者是否关注ESG。

第三,气候变化和绿色金融在全球范围内被纳入金融政策框架。与上一轮的SRI“小浪潮”相比,在这一轮的ESG“新浪潮”中,气候与环境(E)因素的重要性被大幅提升。联合国环境署发起的UNEP Inquiry项目,将全球金融市场顶尖的政策制定者(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多国央行)聚集在一起,宣示金融市场要与地球资源协同发展,金融监管和金融机构被赋予了一定的责任。2016年《巴黎协定》签署生效,控温2摄氏度成为明确的政策预期。2017年G20金融稳定理事会的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小组(TCFD)将全球控温与金融风险连接在一起。2019年法国、中国央行牵头发起的央行绿色金融网络(NGFS)首次呼吁将气候风险纳入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些政策框架的迅速变迁,也加速了ESG特别是E被主流所接纳。

第四,资本市场避险情绪升温也利好ESG主流化。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地缘政治日趋紧张等问题,让全球经济前景蒙上一层阴影。在这一大背景下,主流金融机构也意识到追求短期高回报的目标越来越不现实,取而代之的是长期稳健回报的目标,ESG投资理念理所当然进入主流视野。从前述PRI会员数量的增长也能看到,资产管理机构日趋热衷为自己打上ESG标签,以便能在避险情绪升温的市场上实施差异化竞争策略。

以上是我对“ESG为何渐入主流”这个问题的初步思考。这些思考着眼全球市场,如果具体到某个国家或地区市场,原因会有所差异,还要具体分析。

 

(本文作者郭沛源,系商道融绿董事长)

绿色金融  |  责任投资  |  ​成功案例​​
新闻观点  |  研究发布  |  ​中国责任投资论坛
融绿介绍  |  融绿团队  |  合作伙伴  |  联系我们  |  人才招聘    

关注我们    

点击此处订阅电子报,或在下方直接填写您的Email后点击订阅按钮:

......阅读往期电子报

版权所有:© 2015-2019 商道融绿  |  联系邮箱:contact@syntaogf.com  |  京ICP备10031162号-9